wagang狮子

长期科普文史知识(清史为主),更新柯南,随时介绍古装影视剧,不定期更新各种同人文

清朝侍卫

侍卫处,全称领侍卫内大臣处,满文hiya kadalara dorgi amban iba。

御前大臣,满文为gocika amban,由宗室王公、大臣内特简兼充,无定员,统辖内廷事务,并常侍皇帝左右。逢出宫巡幸,则任后扈大臣,并兼管奏事处事务。雍正以后,御前大臣常以军机大臣兼任。乾隆三十八年任科尔沁贝子扎尔丰阿兼任后,此职常由满蒙王公兼任。

御前大臣处位于勤政殿苑门外,“对过三间为御前大臣处,左为奏事处,右为军机大臣入对时小憩处,再东一苑,即南书房”。

领侍卫内大臣,满文hiya kadalara dorgi amban;内大臣,满文dorgi amban,皆6名,上三旗每旗两员。从散秩大臣、都统、护军统领、前锋统领内拣选。

乾隆十五年(1750)的朝会坐次如下:

嗣后大学士坐次,仍着在领侍卫内大臣之上。协办大学士、事务尚书,着在领侍卫内大臣之下,署领侍卫内大臣之上。

散秩大臣,满文sula amban,音译苏拉昂邦,闲散的大臣。从二品,食三品俸禄。多由特恩补授,或人员不敷,于宗室、镇国公、辅国公、镇国、辅国将军,宗室一等侍卫暨公、侯、伯、子、男内简选引见,或授散秩大臣,或署散秩大臣。嘉庆十九年(1814)规定,凡擢都统者停兼职。

世袭散秩大臣家族:

蒙古明安贝勒后一人,佟忠勇公国纲后一人,李懋烈公国翰后一人,觉罗武功郡王后一人,石忠勇公廷柱后一人,杨额驸舒后一人,蒙古额驸英基德立、蒙古贝勒巴克

侍卫班员缺,于署班领、什长内遴选。署班领、什长员缺,于侍卫内遴选……

一等侍卫员缺,于该旗二等侍卫内升用。二等侍卫员缺,于三等侍卫内升用。三等侍卫员缺,于蓝翎侍卫及五品以上世爵、亲军校、前锋校、护军校内升用。

蓝翎侍卫员缺,于该旗侍卫笔帖式、及七品官世族子弟、并亲军、前锋护军、执事人内升用,均引见补授。

侍卫班领,满文为“hiyai idui i janggin”,意为侍卫当班的章京,音译为“下宣都章京”。

侍卫什长亦称“侍卫专达”,满文为“hiyai juwan i da”,音译为“下壮大”。

印务侍卫班领,掌章奏文移事务,额缺十二人,上三旗各四人,于侍卫班领、署侍卫班领、侍卫什长内不论等级,拣选引见补授。乾隆三十六年(1771),改印务班领为一等侍卫,班领为二等侍卫。

侍卫处主事,满文为“hiya i ba  ejeku hafan”,掌侍卫处章奏、文移。

光绪二十年,侍卫处条目所载:

领侍卫内大臣六,协理侍卫班领十二,主事一,署主事三,笔帖式十二,均满缺。

乾清门侍卫乃皇帝特简,无定员,表现突出者还可升为“常日侍直”之御前侍卫。乾隆十五年(1786),“嗣后乾清门侍卫员缺,着将闲散侍卫引见补放。闲散侍卫若少,再将官员勋旧人等保送闲散侍卫,则伊等升阶有别,亦可示鼓励矣,着为令。”

乾隆十二年(1747),八旗武职内五品以上官,遭逢婚丧事,可请领恩赏银两,“蓝翎侍卫既由领侍卫内大臣处请领,则旗下毋庸重给。”内廷侍卫亦如是,如外派之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兼大臣者,照所兼大臣分例给与;若无兼大臣职衔者,均照领队侍卫例给与,以示区别。”


康熙二十一年(1682),纳兰性德乾清门侍卫

乾隆二十三年(1758),福隆安御前侍卫

乾隆三十二年(1767),福康安乾清门侍卫

乾隆三十七年(1772),珠勒格德乾清门三等侍卫

乾隆五十八年(1793),安成,蓝翎侍卫

光绪,英启,蓝翎侍卫

天聪,赖塔,三等侍卫

清朝旗人大臣

求点赞,推荐,关注,粮票


巴泰,天聪五年二等侍卫,崇德年间至顺治十五年一等侍卫,顺治十五年散秩大臣、内大臣;康熙九年至十二年、十四年至十六年任中和殿大学士

车克,前锋侍卫,内翰林秘书院大学士(顺治十二年—十八年);内秘书院大学士(康熙元年至六年)

苏纳海,王府护卫,中和殿学士(顺治十五年至十七年);内国史院大学士(顺治十八年至康熙五年)

来衮,不知何侍卫,顺治元年为国史院大学士

班布尔善,康熙六年至八年任内秘书院大学士,康熙六年任领侍卫内大臣

索额图,早年任三等侍卫后迁至一等侍卫,康熙八年至九年任国史院大学士、康熙九年至十九年任保和殿大学士,康熙十九年至二十二年内大臣、康熙二十五年至四十年领侍卫内大臣

明珠,顺治年间任侍卫,康熙十六年至二十七年任武英殿大学士,康熙二十七年任内大臣

富宁安,康熙年间侍卫,康熙六十一年至雍正六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来保,康熙四十年至四十六年蓝翎侍卫;康熙五十年至五十五年三等侍卫,后夺职,五十七年复授三等侍卫。乾隆四年内大臣、乾隆十年领侍卫内大臣;乾隆十三年至二十九年任武英殿大学士与军机大臣

鄂尔泰,康熙四十二年任三等侍卫,雍正十年至乾隆十年任保和殿大学士;乾隆二年、乾隆七年兼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二年至十年任军机大臣

马尔赛,康熙五十三年至雍正九年任领侍卫内大臣、康熙五十五年至雍正九年銮仪卫掌卫事内大臣;雍正六年至十年任武英殿大学士;雍正八年至九年军机大臣

讷亲,雍正五年任散秩大臣,九年任乾清门行走,雍正十三年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二年至十三年任军机大臣,乾隆十年至十三年任保和殿大学士

伍弥泰,雍正九年散秩大臣,乾隆二十七年散秩大臣,三十五年内大臣,四十九年至五十一年东阁大学士

阿里衮,乾隆初年任二等侍卫,乾隆二十一年在军机处行走,乾隆二十五年至三十四年领侍卫内大臣

傅恒,乾隆五年任蓝翎侍卫,乾隆十年至三十五年于军机处行走;乾隆十一年至十三年内大臣。乾隆十三年至三十五年领侍卫内大臣与保和殿大学士

高斌,乾隆十年于军机处行走,乾隆十二年至十三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舒赫德,乾隆十八年任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二十三年头等侍卫,乾隆三十七年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三十八年至四十二年任武英殿大学士;乾隆三十八年至四十二年任军机大臣,乾隆三十九年任御前大臣

阿桂,乾隆二十六年任内大臣,乾隆三十四年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乾隆三十九年任御前大臣,乾隆四十二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高晋,乾隆二十七年内大臣,乾隆三十六年至四十三年任文华殿大学士

尹继善,乾隆二十九年至三十六年任文华殿大学士;乾隆三十年至三十六年任军机大臣

福康安,乾隆三十二年乾清门行走,三十四年二等侍卫,三十五年一等侍卫,四十年内大臣,四十一年至四十二年任军机大臣,四十七年御前大臣,四十八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四十八年至四十九年任军机大臣

庆桂,乾隆三十六年至三十八年、乾隆四十九年至五十六年、嘉庆四年至十七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嘉庆四年御前大臣;嘉庆四年至十八年任文渊阁大学士;嘉庆十一年领侍卫内大臣,十七年内大臣

和珅,乾隆三十七年三等侍卫、四十年乾清门侍卫,四十一年至嘉庆四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四十四年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四十五年御前大臣,五十一年至嘉庆四年文华殿大学士,嘉庆元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明亮,乾隆四十一年在军机处行走;乾隆五十七年内大臣;嘉庆六年乾清门行走;嘉庆二十二年至道光元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苏凌阿,乾隆四十四年三等侍卫,嘉庆二年至四年任东阁大学士,嘉庆四年领侍卫内大臣

保宁,乾清门侍卫出身,乾隆五十二年内大臣,五十六年御前大臣,嘉庆二年至十一年武英殿大学士,七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松筠,乾隆五十八年至嘉庆四年御前侍卫,嘉庆十三年头等侍卫,嘉庆十六年内大臣,嘉庆十七年至十八年任军机大臣,嘉庆十八年任御前大臣,嘉庆十八年至十九年任东阁大学士、嘉庆十九年至二十二年任武英殿大学士;道光元年至二年任军机大臣

勒保,嘉庆五年蓝翎侍卫,十四年至十九年武英殿大学士,十五年内大臣,十七年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十八年军机大臣

拖津,嘉庆五年任头等侍卫,嘉庆十年至二十五年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

嘉庆十六年内大臣;嘉庆十九年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嘉庆十九年至道光十一年任东阁大学士;道光二年内大臣

禄康,嘉庆十年至十六年内大臣,嘉庆十一年至十六年任东阁大学士

长龄,嘉庆十四年蓝翎侍卫,十五年三等侍卫,道光二年至十八年文华殿大学士,三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八年任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十六年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裕诚,嘉庆十四年三等侍卫;道光元年二等侍卫,四年头等侍卫,六年散秩大臣,六年至十三年乾清门行走;咸丰元年内大臣,二年任文冤阁大学士,六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文孚,嘉庆十八年二等侍卫,嘉庆二十一年头等侍卫,嘉庆二十四年至道光十五年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道光元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道光十四年内大臣,东阁大学士;道光十五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宝兴,嘉庆二十三年三等侍卫,道光五年领侍卫内大臣,道光二十一年至二十八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官文,道光元年蓝翎侍卫,六年三等侍卫,十二年侍卫副班领;咸丰十一年至同治元年任文冤阁大学士、同治元年至十年任文华殿大学士,同治八年内大臣

穆彰阿,道光八年至三十年任军机大臣,十二年内大臣,十六年署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十六年至十八年武英殿大学士,十八年至三十年文华殿大学士

富俊,道光九年拣选侍卫大臣,十一年至十四年东阁大学士,十二年内大臣

赛尚阿,道光十一年头等侍卫,二十一年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二十一年至咸丰二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咸丰元年内大臣,咸丰元年至二年任文华殿大学士

耆英,道光十二年内大臣,二十八年至三十年任文冤阁大学士

讷尔经额,道光十七年三等侍卫,十八年头等侍卫,咸丰二年至三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文庆,道光十八年至十九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二十二年三等侍卫,二十七至二十八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三十年内大臣,咸丰五年任文渊阁大学士,六年任武英殿大学士;咸丰五年至六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全庆,道光十九年任头等侍卫,咸丰十年任内大臣,光绪六年至七年任体仁阁大学士

恩承,道光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侍卫处笔帖式、二十六年至二十七年在侍卫处行走;光绪十年任内大臣,十一年任体仁阁大学士,十五年任东阁大学士

麟魁,道光二十四年任三等侍卫;咸丰二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八年至十年任内大臣;同治元年任协办大学士

柏葰,道光三十年内大臣;咸丰六年至八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八年至九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瑞麟,咸丰三年至五年任军机大臣上行走,九年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十年内大臣,九年至十年、同治十年至十一年任文渊阁大学士,同治十一年至十三年任文华殿大学士

桂良,咸丰七年任东阁大学士、八年任文华殿大学士、八年至九年内大臣

文祥,咸丰九年前引大臣、九年至光绪二年任军机大臣上行走;咸丰十年对引大臣,同治十一年任体仁阁大学士、同治十三年至光绪二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世铎,同治元年任内大臣御前行走,四年任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光绪九年为御前大臣,十年至二十七年任军机大臣,十二年任内廷行走,二十七年任御前大臣

瑞常,同治四年内大臣,十年文渊阁大学士

景廉,同治五年任头等侍卫,光绪三年至十年任军机大臣

奕劻,同治七年任内大臣,十一年任御前行走,十一年至光绪二十九年御前大臣,光绪十二年任内廷行走,光绪十六年至二十年任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光绪二十九年至宣统三年任军机大臣

英桂,同治十年内大臣,光绪三年至四年任体仁阁大学士

载龄,光绪三年任内大臣,四年至六年任体仁阁大学士

文煜,光绪三年内大臣,十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灵桂,光绪六年补进内大臣班,六年至七年拣选侍卫大臣,七年至十年任体仁阁大学士,十年至十一年任武英殿大学士

额勒和布,光绪六年内大臣,十年至十一年任体仁阁大学士、十年至二十年任军机大臣上行走;十一年至二十二任武英殿大学士;十三年内大臣

荣禄,光绪十四年领侍卫内大臣、二十四年任文渊阁大学士,二十四年至二十九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二十六年内大臣,二十七年至二十九年任文华殿大学士

福锟,光绪十六年内大臣,十八年任体仁阁大学士

载漪,光绪十九年御前大臣,二十六年任军机大臣

刚毅,光绪二十年任军机大臣,光绪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任协办大学士,光绪二十五年至二十六年内大臣

麟书,光绪二十一年内大臣,二十一年至二十二年任文渊阁大学士

昆冈,光绪二十二年体仁阁大学士,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东阁大学士,二十七年任内大臣,二十九年文渊阁大学士

敬信,光绪二十六年任内大臣,二十九年至三十年任体仁阁大学士


 @人文不简单  @生活颜究所 求推荐

访古录第八章

商芳慧分外的热情令我觉得很不对劲。我们决定先不要给她打电话。而是脚踏实地,多考察桂花村并整理现有信息。我们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重要信息:


周珺,字寄奴

家庭关系:父未知,母有残破碑文石刻

祖籍:晋州永安人

活动时期:晚瑭

效忠对象:裕惠王,庄宗

职务:正二品枢密使

封地:青阳(常居鹤庄【桂花村】)

行事风格:执法严苛,果断有为(推测)

特长:工行楷,明阴阳,晓岐黄

主要活动:

1.莲花山二真人授《书》。

2.千仞山降匪类,收其众,后造永平社,高台、墓室。

3.劝课农桑。

4.裕惠王摄政,为世子师。

5.公府故事,多取决其意。

6.永宁三年,曾在咸阳活动,疑为其母造墓室

后人:???


第一条提到莲花山得到人传授书,实在无法判断。毕竟莲花山一词在古代出现次数过多。

第二条里,千仞山倒有些眉目,极有可能就是指X市,而且据当地人的说法以及赤泊的故事来看,永平社早期是以周珺为原型造像供奉,后因政权变换,人员迁徙,神像逐渐变为传说中的恶神——赤泊修罗。但高台墓室的信息就完全没有踪迹。

第三条如果考虑到X市西南部出土的考古资料里,存在着大量的晚瑭农业遗迹。

第四条此事多次出现在晚瑭名人书籍里,应为真事。

第五条此事无稽可考

第六条永宁三年,曾在咸阳活动,疑为其母造墓室,此事在学界持不同意见。


对于周珺的后代:我们怀疑商芳慧为其后人,可能取出龙王宝藏,但如果真是如此,那她……


之后,我们在桂花村几乎踏遍了每个角落,但对于高台,墓室仍无任何头绪。事到如今,只有村东头的永平社没有进入了。而永平社由于长期废弃,早已荒芜,只是在建国初期,提倡宗教信仰平等时,被重修过。但后期由于思想问题,又再次遭到搁置。到前年柏绶公司捐助大量金钱,决定重修该社,也因此被商芳慧当做重点项目,所以她才会时不时来这里逗留。现今,永平社大体维修完毕,但仍封闭,估计还有一些细枝末节没有处理好。


为此,我们再次钻入图书室,但只是补足了部分资料,未有新的发现,如199X年出土的考古报告,韩家夫妻命案,X市市情等。又与当地老人闲聊,得知了柏绶公司与商芳慧更加具体但不知是否可信的资料。商芳慧并非本村人,只是祖籍有一支祖父辈在桂花村,现已搬走,据说已在某市定居。商芳慧在学生时代曾来过村落,但那时的她为人沉默很少说话,性格并不开朗,这与她后来从事商业活动,截然相反,当时村里了解商家的人都很惊奇。商芳慧的父母是普通的工厂工人,据说家境条件很一般。而在某些人口中商芳慧与韩家其实是远房亲属,但不怎么来往,……


这些信息,似乎没多少意义。但群主却认为有参考的价值。他用心理学来解释,如果商芳慧学生时代由于家境困难,而逐渐形成低调务实的行事风格是正常的。而这个风格后来也影响她长期的生活习惯,甚至即使她成功后,依然如此,也有可能。这种说法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远没有另一条消息对我有吸引力:商芳慧与韩家是远方亲属。


如果这条消息成立,那当初韩家夫妻的死亡与商芳慧是否有关系?但安静女娃很快就用事实告诉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按照正常入学年纪,商芳慧当时年纪也就刚刚15岁左右,还在X市初中上学,不可能出现在案发现场。而且商芳慧父母身材不高,体弱多病,从体力上来说,即使在案发现场,一家人也没有作案嫌疑。


而当地另一支商家人据说当时在与大家打麻将,根本没有空余时间杀人。这也是当年警方为何没有怀疑商家人。

管理:

特派高级官员管低级衙门事务,谓之管理,表示重视该部门工作。如六部、理藩院,以大学士等管理,乐部、太常寺、鸿胪寺,以满洲礼部尚书兼管,户部、工部钱法堂各以右侍郎兼管,步军统领由副都统简用,以刑部侍郎办理等即是。

经管:

官员负责管辖授理或经手管理之事,成为经管。如吏部经管官吏铨选、补授、奖惩、抚恤等项即是。

署理:

官阶相等官员互相代理职务,称署理。清制,尚书、侍郎、京堂等出差,其缺应署理者,皆由特简;总督、巡抚印务,或互相署理,或以布政使、按察使护理;布政使、按察使印务,或互相兼署,或布政使以按察使署理,或按察使以道员署理。凡署理,均须奉旨钦定,有奉特旨者,有由督抚奏请者。

护理:

凡以低级官员代理高级官员的职务,以下级代理上级职务,以小官暂代大官篆务,谓之护理。如总督巡抚出缺,由布政使或按察使代管印务即是。

赞理:

正印官员、主管官员的副手所担负的职责是协助主管官处理事务,一般称为赞理,或称赞襄、佐理、襄助。

督理:

官员奉命或奉委督率属员办理某事,或监督某衙门和官员处理事件,称为督理。

暂理:

官员因公出差或因事出缺,在未派委新官正式接任前,遴委妥员暂时代理(或署理,或护理)印篆,称为暂理。

访古录第七章

永平社随着政权更迭,时间推移,原住民离散,新的定居者涌入,无论从政治文化,还是从社会心理,更为普世与受众更多的神明比过去象征着严酷镇压的神明更易于被民众接纳,民众对周珺的信仰逐渐变弱,最后逐渐化作残暴凶狠的恶神——赤泊修罗,也是有可能的。但作为神,周珺依然有着一定规模的影响,如各种图像。而社庙从独自崇拜周珺的神像变成崇拜多种神明,到了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后,永平社被摧毁,而重建后也以地藏王菩萨为主,三教合一并混杂着当地修罗的庙宇。而周珺神像据说也在百年前,鹤庄覆灭跟着消失了。


安静女娃左手一摊,拧着弯眉,叹气道,这就是信仰消失的真相?真是可惜。


神鬼这种事情,其实很普通。或许你们年轻人不信,其实过去的老人虽然信,但也是将信将疑的。老大姐边嗑瓜子边道。


群主与安静女娃倒是满脸写着不信的样子。


这我倒不否认,无论何时何地的民众对于无法完成的事情,无法解释的现象需要一个解释。对于古人来说,没有科学的概念与展现科学技术的现实条件。那就只能依靠神明。神明更多的时候是被创造出来的。如山岳信仰与特殊人物信仰就是很典型的。像关羽就是典型。


神被人创造后,得到了解释权,还得到了创造与毁灭的能力。而这个仅仅只需花费小的代价,就可以完成。普通人受制于思想限制,希望与世间虚幻的主宰—神接触,单方面的诉说,请求,某种程度上有利于社会稳定。


大家坐在一块,拆开村委会送的礼品袋。袋内有三个礼品盒,第一个是茶叶杯,周身是桂花图案,十分精美;第二个是皮质笔记本与一支中性笔,皮质上画着蛇的图形;第三个一叠信封与各式邮票,如小麦、玉米、土豆、兔子、药材等。还有几个小挂坠。


老大姐与安静女娃不由地正在摆弄着那些呆萌可爱的小饰品,女人无论多大都无法抵抗这些小东西。


群主则眉头一皱,翻看商品说明,啧的一声,看来这些礼品都是当地公司捐助,柏绶公司恐怕也投入了不少。他沉吟了一会,你不觉得这个柏绶很有意思吗?


哦?我摸着下巴道,古语曾言,天子树松,诸侯树柏。而绶在古汉语的解释里更与等级官员有关。柏绶连在一起,难道那个商芳慧是周珺的后人?政权更迭,战乱频繁,隐姓埋名不在少数。


我看向群主,群主同样面露疑惑。若商芳慧真是周珺的后人,在联系这里的宝藏传闻,或许未必是假的。可能周珺确实留下不少财富以供后人使用。而商芳慧发现了这个秘密,将宝藏挖了出来,作为启动资金,开办公司也有这种可能。而且她是历史教师。我与群主异口同声的说道。


或许我们可以多了解一下这人。


我们再次光顾商店的时候,与店长闲聊时,果然得到不少信息。按照店长的说法,商芳慧每年经常来这里,就像这里有着什么不可多得的宝物一样,不经常守护,难以令人心安。上几个月她就见过商芳慧,但最近就没见过了。


而在老干事的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更多了。他的原话是:商家姑娘乐善好施,在省城颇有地位,也是人大代表。据说是十五年前,当时她从外地回来,介绍给村委会两名商人,说是可以帮助村子振兴。当时的村长不相信。准确来说,村子里的人,除了几个年轻人都将信将疑。但商人给了很多的钱,又得到上面的政策支持,当时的食品厂就建了起来。后来,就在当地招了工。就是商家大院那个。十年前,商人将厂交给商家姑娘管理。她有时去省城,又是铺电线,搞电缆,很快当地村子发达起来了,电脑也有了。三年前,她忽然将工厂交给了村委会管理。


我们又在电脑上查了在柏绶公司的官网里,对商芳慧的介绍很简单,X大学硕士学位,

现任董事长。电话:XXX—XXXXXX,邮箱xxxxxxxx@win.com


而群主通过检索X大学官网,在著名校友里找到了商芳慧介绍,为97届历史学硕士优秀毕业生,其毕业论文被收录到省级优秀毕业论文,题目叫做:《晚瑭政治人物书目》。


你觉得怎么样?


越看我就觉得这人处在一团迷雾之中。你不觉得这人很奇怪吗?按理来说,她应该是志得意满的。但实际上,我们很少能检索到她的信息,她低调的可怕。哪怕在学校的网站里也只能发现她的专业成绩非常好,多次得到表彰这种普通的消息。事后,也只是捐助书籍或文化用品,以及招募人员的消息。似乎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己似的。


事到如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问商芳慧。我们随即找到老干事,老干事说道,商芳慧确实经常来这里,但月前已经离开了,毕竟她是人大代表,不可能长期呆在农村,很多时候不方便。他将商芳慧的电话给了我们,说是商芳慧很关注这里,非常欢迎学者的指教。


这热心程度更令我们惊讶,我们觉得有些不对劲。

明朝民间信仰

复杂多样的民间信仰和民间宗教的存在和发展,是明代特别是明中叶以来民间文化空前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实际上是宋代以来民间文化高潮的延续。这里的所谓民间宗教,指的是不被官方认可的、由民众组织和参与的宗教体系和组织,它们有自己的组织系统、自己的教义,在思想内容上与官方认可的佛教、道教有一定的联系,可是往往被官方视为危险的邪教和异端。而所谓民间信仰,则指普通百姓所具有的神灵信仰,包括围绕这些信仰而建立的各种仪式活动。它们往往没有组织系统、教义和特定的戒律,既是一种集体的心理活动和外在的行为表现,也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

唐宋以来,由于城市的发展、政治控制的相对松弛、人身依附关系的相对松懈,使民众生活的自由度有了较大的增加,而民间文化的发展就有了很好的基础。以区域性的民间信仰而论,东部沿海的妈祖信仰、浙闽一带的陈靖姑(临水夫人)信仰、江湖地区的五通神信仰等等,都是在宋代萌芽或形成,然后到明代蔚然大观的。以民间宗教而论,自波斯传人的摩尼教在唐会昌年间遭到禁断之后,五代时便转化为秘密的民间宗教,入宋或称明教,在东南各省颇有势力。到了元代,又与隋唐以来的弥勒教多有融合。与此同时,南宋时从佛教中分化出来的白莲宗的一部分,也加入到民间宗教的队伍之中,形成赫赫有名的白莲教。朱元璋借以发迹的元末农民大起义,就是以弥勒教及白莲教等为主体的。

明初官方对于民间宗教和民间信仰的态度,是其重建礼法秩序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朱元璋深知民间宗教在组织民众造反上的重大作用,所以尽管明朝借以建立,还是如同历代统治者一样,对其加以禁断。洪武三年六月,朱元璋批准了中书省的建议:“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巫觋、扶鸾、祷圣、书符、咒水诸术,并加禁止。”《大明律》第181条又重申说:“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若军民装扮神像,鸣锣击鼓,迎神赛会者,杖一百,罪坐为首之人。里长知面不首者,各笞四十。其民间春秋义社,不在禁限。”把禁止的范围扩大到民间信仰活动(游神赛会),且惩罚极为严厉。

实际上,对于与宗教信仰直接相关的神灵祭祀,明初统治者并不能同时加以全面的清理和打击。一方面是因为对各种神灵的信仰和祭祀仪式在民间普遍存在,且根深蒂固,构成民众意识形态和群体生活的重要内容,无法彻底根除,一旦如此去做,还会引起强烈的反弹;另一方面,统治者自身也是神道设教,需要借助神灵的力量来愚弄和威吓民众,稳固自己的统治。朱元璋自己就是一个异常迷信的人,他不仅使人在《天潢玉牒》之类文献中捏造自己的母亲在生他之前服了神仙的丹丸,然后白气盈室,异香不断的神话,面且承认神鬼的存在,经常占卜吉凶,要求大家在祭祀中必须虔诚。

神灵祭祀在洪武礼制的确立过程中是不可缺少的内容,问题在于必须分清哪些是必须崇拜(正祀)、哪些是允许崇拜(杂祀)、哪些是不允许崇拜的(淫祀);而哪些又是只许统治者崇拜,而不许普通人崇拜的。


求点赞,推荐,关注,粮票

我是酸菜炒粉,即使变成人,但依然保留某些特征:乱蓬蓬的头发。如今我有身体,可以四处走动。我决定要去北京看一看,逛逛八达岭长城,故宫,天坛,教员纪念馆,北海公园,天安门广场,多长长见识,回来后,给我的同伴显摆显摆,O(∩_∩)O哈哈~


汉文单列后:

分赔十一案

一件、雍正八年三月内,正黄旗汉军都统咨送,原任散秩大臣佛保收受原任总督八十馈送银五千两,笔帖式杨文锦饱送银四千四百两,原任织造曹寅家人吴老漠开出馈送银一千七百五十六两。

一件、雍正十三年七月内,镶黄旗满洲都统咨送,原任织造郎中曹寅家人吴老汉供出银两案内,原任大学士兼二等伯马齐,欠银七千六百二十六两六钱。


清代海运

清时政府漕米,道光四年以前系内河漕运,道光四年以后仍改为海运。但清代海运之需要实际甚早,海运之倡议也始于嘉庆年间,只以当时当事大臣畏惧海险,停滞不行。道光四年,南河黄水骤涨,河运艰难万状,张玉廷请款百二十万,对于当年的河运,仍是没有办法。到了真正无可奈何,道光才采用户部尚书英和的建议,恢复了海运。此后,虽对于海运仍不断有人反对,但终打不倒客观条件的需要。移植到了西方的新交通工具传到中国后,东南之粟,源源北来,不待官运,于是清之漕米的海运,也就是历代的漕运,才算终止了。

清代海运是以商运代官运,每年海运之数,大约在一百五六十万石。海船由上海开行,经过山东洋面,航至天津,计水程四千余里,约逾旬日而至。米石到天津后,由剥船运通州,更转京师各仓。

抄自白寿彝.中国交通史[M].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版,120页

清朝新疆地区书院

桐华书院(乌鲁木齐)为阿桂创建,谪臣徐世佐、纪昀先后主讲。

伊川书院,光绪初年,回族王爷沙木胡索特创建,招回,汉子弟,用满、汉语教授《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论语》《孟子》等。肄业诸生出院后多任通事,从事翻译工作,亦有派往南疆任职者。

义学:

虎峰书院(迪化州,今乌鲁木齐)

昌吉县书院

绥来县书院(今玛纳斯)

阜康县书院

济木萨书院(今吉木萨尔)

呼图壁书院

奇台县书院

乾隆三十二年(1767)办事大臣温具奏创建的:

“新疆地方兵民子弟,教演技艺固属要务,而讲习文理亦当稍知文墨,请于每城置房数间,各设义学一所,于民人内择其品行端方,文理通顺,堪以教读,并于年老辞粮兵丁内择其弓马娴熟者,每学拣选二名,作为教习。其应需膏火,令各该处于附城空闲地内量其支用,拨给田亩,雇人耕种,每年所获粮石作为教习之费。”

内蒙古地区:

雍正二年(1724),土默特都统丹津在归化城建立学宫、文庙,后改为书院。

绥远三书院:

光绪年间,设启运书院,专招蒙古子弟入学。

长白书院(启秀书院)

古丰书院(汉学)

抄自邓洪波.中国书院史[M].东方出版社,2004版,247页


求点赞,推荐,关注,粮票